遭誣指性侵後法官還清白 26歲帥男憂「標籤永遠跟著他」自殺亡

▲憂鬱,難過,絕望,壓力大。(圖/pixabay)

▲ 湯森德遭指控性侵後,心理健康狀況快速惡化。(示意圖/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)

記者陳宛貞/綜合外電報導

英國年輕男子湯森德(Grant Townsend)外型英俊、個性開朗,身邊親友形容他為「總是面帶微笑的可愛調皮鬼」,未料無辜遭指控為性侵犯。儘管法官判他無罪還他清白,他仍認為「性侵犯」的標籤會永遠跟著他,與抑鬱和焦慮奮戰多年後選擇自殺,在26歲這年結束生命。

《每日郵報》17日報導,湯森德的母親吉爾貝(Keely Gillbey)在審訊中表示,遭控性侵後,湯森德「發現自己很難踏出家門」,雖然獲判無罪,但他認為性侵犯的標籤永遠不會消失。他向母親宣稱,他不需要任何幫助,但吉爾貝不久後便在他房間內發現一封遺書,裡頭強調他的清白。

湯森德出生於肯特郡,因父母關係破裂移居約克郡赫爾(Hull),就讀國中時因為口音遭到霸凌,開始和壞朋友混在一起,又遭受一連串打擊,包括得知母親過去遭受虐待的經歷、叔叔的死亡等,接著在2017年被指控性侵後,精神健康越來越糟糕。吉爾貝提到,「他被判無罪。他們只花不到10分鐘就做出無罪判決,但這對他影響很大。」

He feared ‘the title of rapist would never go away’.

由 發佈於 

2020年6月6日,吉爾貝上午出門上班前,看見湯森德睡在沙發上。她上班後曾與兒子通話,湯森德當時在電話中不斷提及他飼養的寵物犬基洛(Kilo)。吉爾貝說明,基洛是湯森德的生命,和他一起睡覺、吃飯,隨時在他身邊。

湯森德在電話中不斷提到,「狗昨晚跟妳處得好嗎」、「媽,狗狗跟妳在一起一定沒問題的」。忙於工作的吉爾貝沒有發現異狀,直到下班回家看見湯森德的屍體,才明白他執著於狗狗的原因,「因為他知道他要做什麼。」儘管鄰居為湯森德施行CPR,急救人員趕到時,他已不幸離世。

● 《ETtoday新聞雲》提醒您,請給自己機會:
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:1925;生命線協談專線:1995

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