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!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!

(2021-07-29 21:47:03)

标签:

婚姻

家庭

两性

情感

杂谈

分类: 蔚蓝情感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我是一名抑郁症患者,两天前,刚从死亡线上被老公拉回。

我不知道,我的生命还能延续多久,但总是阴晴不定,很难感觉到生命的意义。

也许,在某个无名的午后,我那绝望的情绪会再次爆棚,爆到身体在燃烧,心脏无法跳动。

也有可能是在某个愁绪上涌的深夜,我没有月亮和音乐,最好不要用任何人在身边,我就那么悄悄地走了。

生命,多么沉重的东西!35年前,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女人,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把我带到这个世界。可我来了,她却走了!我们在人世间的参差相聚,只有短短的七天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她是一个多么可悲的女人!没有信仰,没有主见,没有人替他说话。连死了,都没人为她哭泣!只有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,没有思想的小人儿,为了一口奶水,在象征性地如小猫小狗般嘤嘤啜泣。

五年后,那个参与过生我的老东西,娶回了他的第一个新女人。女人是他的师妹,足足比他小了11岁。5岁的我,虽然不太懂事,但已能看得懂男人与女人的不同,看得懂男人为了女人的身体,甘当摇头摆尾的哈巴狗。

记忆中,那个可怜的老东西,穷得叮当响,再也没什么能讨好那女人的,只剩下我。所以,她把本该那个女人承担的一切,全都压给了我。家里的洗衣、喂猪、做饭,还有帮他们带那个小畜生,全都是我!

98年,老家发洪水,唯一对我好点的奶奶也走了。奶奶走后的一个月,我也跟着辍学了。但我人生的解放,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随后的那些年,我一直在广东的一家电子厂打工,连过年都没回来过。虽然赚得不多,但他们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每年能交给他们600元。后来,他们又涨到了1000,最后那一年,我交了3600。

3600元,在当时,并不是一个小数字,特别是像我这样一个连初中文化都没有的打工妹。但我还是倔强地,咬着牙交了那笔钱。

交完那笔钱,我马上给男朋友(后来成了我老公)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请我唯一的好姐妹,在我们镇上最好的一家餐馆吃了一顿,四荤两素,一人一瓶酒。喝着喝着,我就失控地放声大哭起来。

其实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但就是想哭,也许有一种终于被赎身了的悲壮!虽然他们对我不好,但心中,还是有一种被抛弃的酸楚和压抑。

那一天,是正月初二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拿着手上仅剩的不到100块钱,坐了五个多小时的车,去了男朋友的老家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男朋友一家都很热情,是我从未感受过的热情。他爸爸妈妈,整整几天都在厨房里忙活,桌下与我拉家常,桌上不停地给我夹菜。

他大姐和三姐,也全都在当天跑过来看我。连他二姐也特意从国外打来了电话。左邻右舍都很热情,他们都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,男朋友带着我一家一家地逛……我听不懂乡音,却看得懂热情,他们是真的欢迎我!

那是我有生以来,第一次被温暖以待,第一次感受到,在农村有个家该多好。但转念间,我又掐了自己一把,那是个什么家?那个所谓的家,我再也不要回去了,也永远不想回去了!

从那以后,我在那个家,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他们不会想起我,我也没有回去。但在我结婚之后,我还是会偶尔回去给奶奶扫个墓,没有回家,只是直接去了村口的坟地。

再后来,两年前,小时候曾经用母乳喂养过我的乔婶过世了,她是那天陪我喝酒的,那个最好姐妹的亲妈,她是我唯一和村里有联系的人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可当我知道消息的时候,她已经下葬了。但出于曾经的那么情谊,我还是半夜起来催老公开了八个多小时的车,去墓地看了她最后一眼。

只是,那次回去,还是出了点小小的意外。我们遇见了那个老家伙和他第二个女人生的儿子。

虽然我们互不认识,但还是有人告诉了我,他大大方方地叫了我一声姐姐。我没有答应,但还是默认老公给了他两百块钱。

我老公是一个好男人,他生性善良,踏实肯干,脑瓜子也聪明。我能有今天,每一步都离不开他的照顾。曾有算命先生告诉我,说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大贵人,但我却没有任何一点福祉可以回馈给他,在他面前,我永远都是只进不能出的那个人。如果没有我,他会过得更好,生活得更幸福。

反思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我真的相信那个算命先生说的是对的。因为发生在我们之间的那些事,连彼此出现的场合和时间,还有很多细节都是那么吻合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这几年,我自己也感受到了一些变化。我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好,许多良好的想法力不从心,总会整夜地睡不着觉。总觉得身有千钧,却又不敢去面对。

我的性情也大不如从前了,总会莫名其妙地癫狂,总是可以对别人宽容,却唯独对自己的老公越来越小气。他说的每句话,我都会多想。会经常莫名其妙地影响他的心情,会把他对我所有的好,归结于他同情我,可怜我!

我知道,我这样对他是不公平的,但就是无法控制自己,唯有永别,才能得到最后的饶恕。

这些年,我也试着看过一些心理学书籍,也在努力参加一些社会活动,尽量不让自己封闭,但始终没有什么效果。万念俱灰间,唯一舍不得的就是我的孩子。

他今年才7岁,我不想让他过我曾经的童年,虽然老公和家人都不是那样的人,但还是不放心,甚至不想他有那般万分之一的关联。

一位抑郁症患者的独白:原生家庭,是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

 

也许,这是我对这个世界唯一的要求!如果哪天我真的能放下了,也就能洒脱地走了,不会再有今天的痛苦。

俗话说,性格决定命运。但我并不知道,我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。或许,我早已没有了性格。

只是,我一直不太明白,为什么我竭尽全力,并且遇见了这么好的男人,却还是没办法和过去和解?为什么原生家庭的冷漠,会成为我一辈子无法穿越的黑洞?为什么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让我那么热烈地想去惩罚自己,孤立自己和结束自己?

我不知道答案在哪里,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,它会在什么时候出现。


版权说明:本文系蔚蓝原创,转载请后台留言,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保留:作者天空永远蔚蓝,原名张敏,知名情感专家,专注婚恋情感研究十余载,发表相关作品千万字。代表作《爱的细节》、《为何越爱心越伤》。微信公号:天空永远蔚蓝(ID:tkyywl100) 

商务合作转载:后台留言。

我的更多文章:
  • (2021-07-28 22:27:31)
  • (2021-07-27 21:46:58)
  • (2021-07-26 22:39:10)
  • (2021-07-24 08:27:19)
  • (2021-07-23 08:24:38)
  • (2021-07-22 08:30:46)
  • (2021-07-21 09:23:52)
  • (2021-07-19 22:01:25)
  • (2021-07-16 17:57:09)
  • (2021-07-14 17:08:50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